专业产业互联网 > APP合规及个人信息合规 > 新一轮平台经济反垄断大幕开启

新一轮平台经济反垄断大幕开启

 

  出门上班,扫码骑行一辆共享单车,午餐前打开外卖平台点份“网红”套餐,下班后去“社区团长”处带回预订的新鲜蔬菜……这些消费者熟悉的日常,多由零售、外卖等平台带给我们。然而,平台经济在改变人们生活习惯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烦恼。

  平台企业如何“念好经”?近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定调”平台经济,并为其健康发展“开方”: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反对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为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服务……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平台企业“迎考”,要在创新的同时做好重大风险防控,真正发挥新业态赋能传统的价值优势。

中央财经委释放重要信号:新一轮平台经济反垄断大幕开启

  诸多问题依旧待解

  在平台经济领域,电商行业网络售假、网络交易平台乱象、消费者权益保护缺乏规制等痛点一直备受诟病,不少消费者有过“踩坑”经历,济南市民陈翠就是其中之一。

  陈翠是一名养花爱好者,在淘宝网购了不少绿植鲜花。春节后她在一家店下了一单腊梅干枝,满心期待着20天左右“泡水开花”。然而,收到货后两个多周,干枝一棵花苞都没发。她反馈给客服,要求重新发货,但客服除了让她耐心等待再无回音。

  2月底,陈翠特意走进公园赏腊梅,正巧赶上园林工人修剪枝条,她随手捡了几条干枝拿回家,同样的室温环境下,仅一个周,干枝就吐出了花苞。

  经过对比,陈翠说,网购干枝的经历让她“长了心”:“蔬菜、鲜花种子的发芽期很长,等到发芽时才能发现货是否发对了,收到货的第一时间难判定。”

  陈翠发现,对于干枝这类居家花艺,即使经过一段时间开不了花,不良卖家还会以“温度不适宜、种养方法不对”等理由予以搪塞,消费者索赔难。

  3月17日,依据国内知名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2020年受理的全国580家各类电商全年度真实用户投诉案例大数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202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公布了“2020年全国零售电商TOP50消费评级榜”。榜单显示,零售电商退款发货、商品质量等问题依旧待解。

  根据报告,“2020年度零售电商十大热点被投诉问题”,集中在退款问题、发货问题、商品质量、退换货难、虚假促销、网络售假、网络欺诈、霸王条款、售后服务、订单问题。TOP50榜单中,综合零售电商占9席、跨境电商占14席、社交电商占4席、生鲜电商2席、二手电商占3席。其中,61家跨境电商消费评级“良莠不齐”。而以转转、猎趣、闲鱼为典型代表的二手电商,在发展中也暴露出诸多问题,尤其是以次充好、售假贩假、退款难等。且由于平台规则设置不完善,平台和商家间的处罚扣款纠纷、恶意封号等问题表现突出。

  强监管时代来临

  “当你在常下单的平台上‘选品’,你会发现下次登录平台,系统会主动给你推送与你的‘选品’相关的品类,平台很聪明,知道你的选购爱好。”陈翠道出了平台经济快速满足用户需求的秘密:借助于大数据,精准匹配用户需求,直达供需。

  疫情之年,“社交电商”“直播带货”等新业态新模式为稳增长、促消费发挥了重要作用,城乡居民更是直接体验到了平台经济给我们的直接利好,比如健康码小程序、远程检修、云招商等,我国平台经济的数据也十分可观:2020年互联网平台服务企业实现业务收入4289亿元,同比增长了14.8%。但不可否认,广告推送、个人隐私信息收集等问题的出现,给用户带来不少困扰。

  “健全完善规则制度,加快健全平台经济法律法规,及时弥补规则空白和漏洞。”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释放出了平台经济重要信号。行业普遍解读为,平台经济迎来了强监管时代。

  据观察,今年以来,平台经济强监管的动作不断:3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等5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开出共计650万元的罚单;3月12日,对互联网领域10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给予行政处罚,对涉及腾讯、百度等10多家公司开出50万元顶格罚单;3月15日,《网络交易监管管理办法》出台,规定了平台不得通过搜索降权、下架商品、限制经营、屏蔽店铺、提高服务收费等方式,禁止或者限制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在多个平台开展经营活动,或者利用不正当手段限制其仅在特定平台开展经营活动等。

  对此,曹磊认为,由于线上电商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屡有电商平台通过或明或暗的方式让商家“站队”、进行“二选一”等现象曝光,在零售电商和物流快递行业尤为明显,这样既破坏了公平竞争秩序,又损害了消费者权益。

  “今年以来多部门规范平台经济的举措和行为,有利于让平台经济尽快走向规范,尤其是‘强化反垄断’,可为电商从业者营造一个更加开放、公平、竞争的环境,维护消费者权益。”他分析,无论是“二选一”“三选一”还是“四选一”,平台反垄断问题的难点是技术。相对于平台,商家处于弱势地位,渠道受限,商业利益受损,不敢得罪任何一方强势平台,更不敢起诉平台,而被排斥的其他平台又碍于各种因素不便请求行政或司法机关介入调查。限制自由竞争之后,最终由消费者为这种垄断行为买单。

  多部门合力推动平台经济规范持续发展。强监管下,平台企业如何“念好经”?曹磊建议,关键是要做好自我调适,让供需的产品和服务实现价值匹配。因此,从维护公众利益出发,要用技术手段改善提升商业模式,在创新的同时做好重大风险防控,真正发挥出新业态赋能传统的价值优势。

整理:李萍律师团队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5900441234
联系邮箱 15900441234@163.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61 Second.